本地论坛 | 微信 | QQ

发布寻人启事>> 用户注册 | 志愿者注 | 登录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信息 > 新闻中心 > “反向式寻亲”帮助 501个家庭团圆

“反向式寻亲”帮助 501个家庭团圆

发布时间:2018-11-27 14:34    访问量:220

大洋网讯 一年一度的春运大潮即将来到,火车站的售票大厅前又开始排起长队,漂泊在外的游子们都早早地盘算着回家过年。在东莞有一群人,每到这个时候他们不是忙着准备回家,而是想方设法帮助一些“丢了家”的流浪者找到家、回家与亲人团聚——他们就是“让爱回家”的志愿者。

日前,记者来到东莞塘厦镇“让爱回家”志愿服务工作室,听志愿者讲述这些年帮助流浪者回家的故事。

自创“反向式寻亲”帮助更多人

张世伟是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人,今年40岁,来莞打工已经21个年头,目前在塘厦一家电子厂工作。除了这个身份之外,他还是“让爱回家”工作室的创办人。

当初为什么要创办这么一个组织呢?张世伟说,2001年,他在石碣镇无意中看到一名60多岁的大娘躺在地上喃喃自语。他好心上前询问,发现老人家迷路了。他立刻报警,原来老人患有老年痴呆症,家人已经找了三四天。他没想到举手之劳就帮助了一个家庭,从此他走上救助流浪者之路。

“我自己也曾经有过类似流浪的经历,记得我刚来东莞的时候,前后找了两个多月的工作,一直都没找到。身无分文时都是在山上、路边或是工地里睡上一觉。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深知流浪人员也是迫不得已,因此找到工作后就坚持用自己的方法和经验去帮助流浪人员,帮助他们尽快回家。”张世伟说。

在和流浪者接触的17年中,张世伟曾被流浪者骂过,也被攻击过,但他并没有放弃,反而更加坚定了帮助他们的决心。2016年8月,张世伟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让爱回家”志愿服务工作室。

张世伟的妻子王玉玲说,他就是“爱多管闲事”,自己家里的事都操不完心。虽然王玉玲嘴上是这样说,可在实际中却帮助丈夫照顾流浪人员。当张世伟接一些流浪人员到工作室里吃饭或是暂住时,王玉玲则在旁边帮忙张罗。

在帮助流浪人员回家的同时,张世伟与其他志愿者一起自创了“反向式寻亲”。他发现,一般一个人走失,都是家人发出寻人启事,或者报案处理,但这样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他用逆向思维,在找到流浪者后,尽量获取他们的详细信息,然后拍照发到相应的平台,包括微信、微博、QQ群等,找到亲人的几率就大了很多。

怕家人担心屏蔽朋友圈

采访当日,志愿者智生大姐正与一名流浪人员小马在工作室聊天。小马是智生大姐跟踪了两年多的一名流浪人员,虽然目前找到了小马的家人,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小马的家人不愿意接他回家。智生大姐没有放弃,保持与小马家人微信联系,另一方面又一直照顾着精神异常的小马。

智生大姐是香港籍人士,长期居住在樟木头镇,今年50多岁的她自小就一直跟着母亲帮助有需要的人。

在樟木头镇以及黄江镇里,只要智生大姐出现在流浪人群里,这些流浪人员就会热情与她打招呼,大家都尊称她为“大姐”。“我经常拿饭、拿衣服给他们,二十多年来,这一带的流浪人员都认识我了。”穿着时髦的智生大姐乐呵呵地说,“在很早之前,我都是一个人帮助流浪人员,但我去年找到了组织,加入了‘让爱回家’。”

在帮助流浪者的过程中,智生大姐也遇到过一些困难。“我去年就遇到一名流浪人员,因为和家里人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情,就自己出来流浪。交流时他对我很信任,经常看到我就说要请我喝酒或是吃东西,但是抗拒回家。有一次聊得高兴了,他就说出了家里的详细地址与姓名,我也快速地找到了他的家人。可是,当他弟弟来接他时,他居然拿刀斩断了自己三根手指。当时我都吓坏了,赶紧和他弟弟送他去医院。”说起这件事,智生大姐还心有余悸。“不过现在他恢复得很好,与家里的关系也好了,也找到了工作,还经常和我聊微信。”

在智生大姐的微信好友里,大部分的好友都是流浪人员的家属或是流浪人员本人。“有些我帮助过的流浪人员,他们回归正常的生活后,主动加我的微信,经常会告诉我他们的现状。看到他们生活过得好,我真的很开心。”

智生大姐经常在朋友圈里发一些流浪人员的信息,但她的朋友圈却屏蔽了她的家人。对于她帮助流浪人员的行为,有些家人并不理解。她的家人认为,捐钱捐物就可以了,不需要天天与流浪人员打交道,因为怕智生大姐有危险。“我知道他们担心我,所以我不让他们看我的朋友圈。”尽管如此,智生大姐的先生还是经常在深夜里陪着她去为流浪人员送饭或是送衣服。

让爱回家之路,他们自己也变了

她改掉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

燕子是陕西汉中人,29岁的她家境良好,不愁吃穿,以前出门都要精心打扮,买东西要买最贵最好的。可现在的她有了很大的变化。“我现在是能穿则穿,想将钱用到有需要的地方,而不是大手大脚地花掉。”

燕子在加入“让爱回家”志愿服务工作室之前,也一直捐款给家乡有需要的人,比如白血病患者或是其他有需要帮助的人。而真正帮助流浪人员,也是在认识智生大姐之后。

年轻漂亮的燕子在帮助流浪人员这件事上,有着自己的想法。她的姐姐前些天还发微信给她,让她捐钱就可以了,不要再去现场帮助流浪人员。燕子说,知道姐姐是担心她,但她也会保护好自己,她还会跟着智生大姐一起去帮助流浪人员。

燕子说,她现在去逛街,如果看到打折的食品或是衣物等,都会买多好几份。“现在天气冷,买来送给流浪人员,他们比我更需要食品或是衣物。”

燕子现在经营了一家茶庄,学起了茶道,心境更加平静了,所以她只要有空,就去和志愿者们一起帮助这些流浪人员。同时,燕子有一位好先生,无论是在经济方面还是在精神方面,都非常支持她。

他改掉坏脾气和家人关系也好了

郭艳伟说,在没做志愿者之前,他的脾气很大,动不动就会生气。可是自从当了志愿者后,他现在脾气已经好了很多。

郭艳伟最早在深圳工作,工资收入相当可观。那时候工作比较轻松,所以他在老乡的介绍下,在深圳做起了义工。后来,他遇到了在东莞工作的一名老乡,并经其认识了张世伟。于是,他便只身来到了塘厦,与张世伟一起创办了“让爱回家”志愿服务工作室。

郭艳伟放弃了深圳的稳定工作,并在塘厦的一家超市里找到了一份3000多元的促销粮油大米的工作。

在他看来,他能专心帮助有需要的人,就是最大的快乐。“我以前脾气很坏,与家人的关系也不好。可是自从做了志愿者,尤其是帮助流浪人员找到家人之后,我觉得我的脾气改变了很多。比如说我经常去和流浪人员聊天,他们不理解或是对我发脾气,我都能忍下来,慢慢地我发现脾气改好了,现在和家人的关系也有了很大的转变。现在的工资收入虽然不如在深圳工作时高,但我的心态好了很多。”

郭艳伟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只有周末会忙一点。因此,他经常利用周一至周五的时间帮助流浪人员。“见证太多流浪人员和家人团聚的例子了,每次看到他们团聚,就感觉到这一切都没有白做。”说到这里,郭艳伟的眼里含着泪花,四十多岁的汉子,也有柔情的时候。

已正式获颁登记证可接受捐款

2017年12月25日,由张世伟创办的东莞市让爱回家公益服务中心终于申请到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在没有申请到登记证以前,所有费用都是志愿者们自己掏腰包。现在有了登记证书,可以接受捐赠,善款是统一打到中心的账号上。”张世伟说。

张世伟说,现在有了让爱回家寻亲公益证件和公用银行账号,也在民政局注册,可以接受国家和社会的监督。目前,组织共收到1300元捐款。“组织将会把每一分善款用到实际救助中,绝不铺张浪费。每一分钱的用途将会通过各种渠道公布,接受社会监督,并乐意接受任何人的查阅。”张世伟说。

据张世伟介绍,未来他们希望能将“让爱回家”这个组织发展到全国各地。“其实‘让爱回家’的志愿者很多,比如我们在东莞找到了一个流浪人员,将他们的信息发布出去,那么也需要其他城市的志愿者帮助,所以他们也算是‘让爱回家’的志愿者。目前在我们这个中心注册的志愿者应该有上千名。”

截至2017年12月31日,由“让爱回家”志愿者亲自见证找回家人的流浪者,共501位。而在他们的帮助下通过网络等方式回家的流浪人员更多,大约有600多名。